中国经济发展网--中国经济导报社旗下财经类网站

网站首页

中国经济发展网

贪婪之手伸到寺院?广州市林业局张永建被立案审查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 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3 13:57:42  来源:法制与社会

寺院本是清净之地、修行之地、朝佛之地。然而,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却将权力之手伸进寺院,欲借机“捞一把”。

   村民捐地建寺获批

广州市罗汉寺是经广州市宗教局依法批准原址重建的佛教活动场所,于2016年5月6日获得广州市宗教局核发《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穗民宗许准字[20161号),于2017年1月22日获得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备案证》(备案项目编号:201744011194-03-00547)。

罗汉寺申请使用的林地地址在广州市帽峰山南麓,林地权属单位是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穗丰村第二十一经济合作社和十九经济合作社,该地已得到林地权属单位全体村民大会表决通过并签名盖章,同意无偿提供3.5公顷(52.5亩)林地复建罗汉寺,同时也得到穗丰村村委会同意并盖公章,用地性质无争议。

原址重建罗汉寺符合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下称林业局)公园处张永建处长参与主导编写的《广东省帽峰山森林公园总体规划方案》(修编(2012-2020年),该方案明确地规划了罗汉堂(罗汉寺)的建设位置及规模,经过广东省林业厅组织了专家论证,及广州市规划局批准后,由规划局上报到广州市政府。2012年9月26日,获得了广州市政府同意批复。

经白云区农林局对罗汉寺申请的林地使用和恢复森林植被方案进行实地调研、审核后,联合权属单位进行公示。2017年2月,该局协助罗汉寺制作《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可行性报告》及《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广东省森林采伐区设计书》。

此林地归我管,工程我建、收入我控、产权我属

2017年2月28日,白云区农林局将《关于申请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使用帽峰山森林公园规划林地的请示》上报到广州市林业局,请公园处批准后,再转到林政处批准《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可行性报告》及《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广东省森林采伐区设计书》。

2017年5月9日,广州市罗汉寺主持释达善等人,与广州市林业局詹副局长、白云区农林局胡科长、邓科长商谈时,詹副局长称:“让设计公司修改方案,将帽峰山南门广场的烂尾工程纳入罗汉寺用地范围内,设计《广东省帽峰山森林公园总体规划方案》。由林地权属人出地、罗汉寺负责募资,林业局公园处按《方案》具体落实并以公园景点名义建设。施工期间,佛教协会和出家人不准到现场,不准过问工程事宜。如果同意,什么报批手续都不用便可开工建设。”

“如其他部门来查,林业局公园处持广州市政府于2012年9月26日批复的《广东省帽峰山森林公园总体规划方案》应付。退一万步而言,需要办什么手续,公园处负责以建设公园景点、完善规划方案、美化公园环境等名义去办理。罗汉寺及附属设施全部建好后,产权归公园处所有;使用权归佛教协会所有;除了功德箱和做法事的钱归罗汉寺外,其余的收入归林业局。”詹副局长接着称。

詹副局长还强调,只有按照以上的操作方式,才能保证公园处张永健处长给予批复,否则公园处永远有理由推托、不批复。公园处是使用林地批复的第一关,第一关都过不去,别的就不用想了!

顺我者能分杯羮,逆我者漫漫长征路

对于释达善等人问及“如按你所说的方法操作,真的不用任何报批手续就可以顺利开工,把罗汉寺建设起来?”詹副局长则答:“你们放心,用这种方法操作,公园处不但立即批复并且会积极投入工作中。”

当释达善提问“有先例吗?”詹副局长称“有,当年白云山能仁寺就是以建碑林的名义、在没有任何报批手续的情况下就建起来。”

释达善随即表示,罗汉寺使用的林地是由权属单位村民无偿捐赠给佛教协会重建罗汉寺专用,村民有言在先,不准借建罗汉寺搞商业活动;出家人向社会大众募回来的善款,必须受佛教协会和宗教局严格监管,不可能同意让公园处张永建处长去支配建设;施工期间不许出家人到现场,则无法对布局及质量进行监督;白云山能仁寺已有不好的先例,与白云山景区形成园中园重复收费,能仁寺另外收每人5元门票及一切收入都由公园处掌控。

释达善强调,除功德箱和做法事的钱归出家人,其余收入归公园处,这是典型的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他坚持决不做违法违规的事,也坚决不同意詹副局长所提的操作方式!

被释达善拒绝后,詹副局长无奈地说:“我知道这是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我也很想尽力去协调办理好相关手续,这也算是为我及家人积福德!可是,你们如果不按说的操作方式,公园处那一关肯定过不了,漫漫长征路你们自己走吧!”

三番五次推诿刁难,就不批复!

“2017年8月9日,我们到广州市林业局,杨国权局长说对上面的报告和设计书均不知情。随即,杨局长让办公室通知林政处叶处长、公园处副处长卢龙英到场,并当着我们的面让公园处和林政处落实处理,尽快做好方案上报。”释达善对记者回忆称,卢龙英转达了公园处张永建处长的意见:“帽峰山是省森林公园,只要林业厅领导和公园管理局同意,我们一定同意。”

2017年8月15日,释达善致电广东林业厅陈厅长汇报以上事项。陈厅长在电话中答复,“权利早已下放到市林业局,由林业局批准即可。如符合广州市政府同意批复的帽峰山总体规划范围内,林业局就要批准!”

8月21日,广东林业厅陈厅长致电释达善,称已和广州林业局杨局长沟通好,让释达善与广州林业局杨局长进行对接。随后,释达善联系杨局长,杨称已安排詹宇扬副局长跟进处理,同时已让公园处等相关处室协助,尽快做好材料上报批准。

9月10日,释达善找到公园管理局米明福局长。米局长答其称”林业厅早已把这个权利下放到市林业局,我已在电话上告诉张永建由他们决定。”但是,释达善把米局长的答复告诉张永建时,张却说“要林业厅厅长发话才行。”

“我们按张永建的要求,又找到林业厅陈厅长汇报。2017年9月25日,陈厅长回复:已当面跟公园管理局米局长讲清楚,由米局长与广州市林业局协调解决。”释达善称,他把陈厅长的答复再次转告张永建,但张又称“9月13日,我们已书面请示省公园管理局,等待批复。你们去找林业厅协调。”

随后,释达善再次找到林业厅陈厅长和公园管理局米局长,并约好广州林业局詹宇杨副局长、公园处张永建延长、林政处叶处长,定于9月19日14:30分一起到林业厅当面讲清楚批准权限问题。

但是,9月19日14时许,张永建以有事为由不能赴约。

只要我不同意,谁都搞不成!”

特别一提的是,10月18日晚,张永建在接受宴请时叫嚣称:“罗汉寺的事,只要我不同意,谁都搞不成!是否在原址重建?为什么要占用林地3.5公顷,有没有那么大规模?怎么《准予行政许可书》上面没写明原址重建和3.5公顷之类的词语?不是我不批,是材料不齐!”

对于张永健无知和不熟悉业务的提问,释达善告诉记者,是否在原址重建?属于宗教局按照《宗教事务条例》把关审核,林业局无权越界;占用林地3.5公顷,已获得发改委批准并发放《备案证》,规模大小是规划局批准的规划方案,林业局也无权越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上未写原址重建和3.5公顷,只能说明张永建不懂国家《行政许可法》的办理流程及格式。

释达善称:“张永健还说,只要广州市宗教局发函到林业局,内容有原址重建和使用林地3.5公顷之类的词语,他立即批准。”

2017年12月12日,广州市宗教局按张永健提出的要求向林业局发函。12月13日,张答复已收到函,但称不承认该函。

实名向纪委举报,立案审查!

据广州市林业局内部人士透露,白云山能仁寺于1993年开工建设,1995年建成,直至2012年止,该寺的门票、功德箱、商铺出租等所有收入均由该局公园处掌控,长达19年之久数亿元巨额收入至今去向成谜。

对于张永健“动机不纯”以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未依法依规批准罗汉寺的有关手续。释达善于2018年2月9日向广州市纪委、广东市纪委,实名递交《关于广州市罗汉寺在完善相关林地手续时遇到人为阻碍的真实情况反映》。“举报后,广州市纪委介入调查。先确认我是否实名,然后对我所反映的内容进行录像确认!但几个月过去了,没见任何处理结果!”释达善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派驻广州市林业局纪检组6月14日《纪检监察机关实名举报件反馈意见表》显示,3月22日-4月23日,派驻纪检组分别向实名举报人释达善、张永健同志以相关证人谈话了解情况。同时,纪检组要求驻在部门林业局就相关审批的情况进行说明。经查,张永健同志涉嫌违反廉洁纪律,经广州市林业局党组批准,对张永健同志进行立案审查,目前处于立案审查阶段。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

7月26日,有媒体人士来到广州市林业局,欲向纪检组杨组长了解张永健一案的进展情况,但杨以正接待上级纪检领导为由婉拒面访。随后,该媒体人士向杨组长发去情况反映的手机短信。“已将你反映的情况上报,待研究后再复。”7月30日,杨组长向以上媒体人士回复手机短信时表示。

截至发稿前,广州市林业局公园处仍未对罗汉寺申请使用林地一事作出批复,张永健被立案审查一事,亦尚未有结果。我们将继续关注,并持续报道。(陈绪优)
来源网站:法制与社会 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0548.html

广告位
广告位